x 没有作文库帐号?

作文库帐号直接登录
帐 号
密 码
 

因为有你(转载)

发表时间:2010年05月31日   作者:金沙小学学校6年

  她有着一个很诗意的名字“若”,她比较冷漠,从不和别人多说话,只一个劲地往书堆里钻。她有着一双绣丽的手,能写出动人的故事。她,班中的侥侥者,小有名气,班上有不少男同学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在一次作文竞赛中,我与她狭路相逢,结果她捧走了本属于我的第一。赛后我向她道喜,没想到她竟不理采我,完全把我当成了空气。我气不打一处来,想好好教训这个心高气傲的女孩,但一想到自己曾无故欺负了她,虽然不是自愿,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我就当没事似的,冲她笑了笑。

  很快学校召开了运动会,我参加了1500米的长跑比赛,而她是负责后勤工作的“服务生”。随着决赛的一声枪响,我冲出了起跑线,一切都挺顺利的,我成了“领头羊”把其他人远远地甩在后头。当跑到1200米时,我一不小心右脚扭了一下,我咬咬牙想要挺过那最后的300米。到百米冲刺时,我明显地感到自己已经透支了,再加上右腿的伤,每迈出一步都要付出巨大的代价。我只能眼巴巴地把第一把交椅拱手让给了别人,接着第二,第三……我一急加快了步伐。终点就在眼前,我实在熬不住,脚下一滑被石子拌了一跤,整个人飞向了终线。然后我撞到了一个人,我俩一起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我浑身酸痛,再没有多余的力气从地上爬起来,便一直压在她身上。我被轻轻地推开,然后又被那人扶起。她掺着我湿露露的手臂,送我回休息区。我听到了很粗的呼吸声,原以为是自己在喘气,可当我把脸转向那人想向她致谢时,我的脸一下子火辣辣的。那个人竟然是若,她涨红了脸,一直红到了耳跟。她吃力地掺着我,一瘸一拐地走着。“谢……谢……谢……谢……”我张开的嘴久久未能闭上。到休息区的路好长啊!我俩走了好久可老不见头,路上的同学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们。我轻轻地推开她,想要独自一人回去,可刚迈出一步,阵阵剧痛袭来。她急忙掺住了我,继续前行。“不行就别呈强!”她气愤地说。然后在一片沉寂中,我们回到了休息区。老师焦急地为我清理伤口,并进行应急治疗。我左顾右盼,人群中已不见了她的踪影。第二天,我收到了她给我的纸条,上面写着“保密”。时间过的好快,莽莽撞撞一个学期就这样过去了,接下来我们迎来了新一年的曙光。三十晚上,我的QQ上出现了一个陌生的名字——冰。我觉得这名字太寒了,不适合女孩子。她却说我的QQ名太轻浮,不够稳重,让人没有安全感。我和她很谈得来,从写作到生活一直到人生目标,那晚我们整整聊了一夜。又是一个新的学期,我兴冲冲地迎接这美好的一切。在一次偶然下,我和若成了同桌。不知哪来的风言风语,说我俩的关系不一般,又说……我可受不了这些,不管那话出自谁的嘴,非要让他低头认错不可。若倒像个仙子悠哉悠哉的,好像这事与她无关似的。我俩成为同桌也快一个多月了,可是她看她的书,我写我的作业,两个人一句话也没有搭过。有时她会转过头来看着我,见我有所发觉,连忙红着脸转回去看书。这个学期我在网上火拼,常常与冰聊到1、2点钟,第二天无精打彩地去学校。上课时也提不起精神来,还常到周公那报到。听课效率自然不佳,成绩也有所滑动。奇怪的是若最近也带着淡淡的黑眼圈,成绩到没有什么波动。老师找我谈了话,还打电话给我的父母,为此父亲把电脑也封了。自从那天以后,若显得有些失落,跟她说话她却发楞,甚至有时上课时也走神。幸亏有本天才在,不然早被老师骂死。她不喜欢我这么叫自己,说太自大,其实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我问她最近怎么了,老走神?她说自已失恋了。刹那间,我被凝固了,脑子一片空白,手也僵在半空,不知怎得心里涩涩的。 炎热的暑假在不知不觉中到来,我也借此机会放松一下。这几天,我一直在网上苦等着冰,可是她总不露面,让我好泻气。于是便关了电脑,出门让这发霉的心情晒晒太阳。我迈着四方步,漫无目的地在大街上溜达。一下子我被一道美丽的风景迷住了,若一身时尚打扮,戴着耳机,悠闲地从我面前经过。平时她总穿着一身死气沉沉的校服,一脸的冷没的样子,浑身透出一股寒气,与现在的她简直判若两人。“你好呀,若。”我走上前去和她打招呼,“今天的你,好美啊!”她摘下了耳机,问:“什么?”“没……没……”我觉得自己心跳极速加快,呼吸也变粗了。“你怎么了,脸这么红?”她微笑着问我,“暑假过得开心吗?”我带着一脸苦笑,摇了摇头,“你呢?”“我嘛……”“你们在聊什么?”宇打断了她柔美的声音。宇是我最好的朋友,喜欢做点恶作剧,我就吃了他不少苦。“宇?你怎么会在这里!”我吃了一惊。“不行吗?”宇酣酣地笑了,那傻乎乎的样子让我不好意思去责怪他打破了这美好的气氛。若戴上了耳机摆摆手,说:“不妨碍你们了。”此时我想拉住她的手,让她等我一下,好让我摆平宇。但宇死缠着我不放,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离去。宇这个可恨的家伙,一个下午吃穷了我,看着空空如野的钱包,那个心痛劲,到不如他立马杀了我,那还到干脆一点。谁让我俩是死党呢?忍了!那小子总算还有些良心,吃完了以后,说要送我一件礼物作为达谢。我当然乐意,反正钱也被他搜划的一个子都不剩,也就舍命陪君子了。宇把我带到一个小区里,让我坐在草丛里等着,自己去拿所谓的“礼物”。我竟相信了他,熟不知这是一个陷阱。大约一个小时过去了,我实在按耐不住性子,准备走人。不料一个人失足撞了过来,我出于好心,一把抱住了她。这下可不得了,那人竟是若。她的脸红的跟熟透了的苹果似的,表情有些怪。我将她扶正,松了口气,说:“若,你怎么……”“啪”一记耳光扇了过来,我的脸被打得生痛。“萧,连……你也欺负我!”一些晶莹的东西从她的眼眶里涌了出来。若猛一转身想要跑。这回我牢牢地抓住了她的手,那双冰冷的手。“若……”我哽住了,好像喉咙里塞住了一个巨大木塞,即便有千言万语也说不出来。“我……我……”我捏紧了她的手。“你捏痛我啦!”“哦,对不起”,我连忙松开手。若用那双冰凉的手轻轻地触碰着我那生痛的脸颊,“痛吗?”我摇摇头。“对不起,我没弄清楚,就乱发脾气。”我裂开嘴,用手小心地拍了拍她的肩,“不打紧,没事儿。”“对了,你为什么会在这?”我好奇地问。“这……这……”她显得很为难。“不好说就算了,肯定又是宇捣的鬼!”我愤愤地说。若没有再说话了,可那晶莹的小东西却像断了线似的,不停地从她的眼眶中滚落下来。我顺手递过一张餐巾纸,“这可不像你。”“嗯”她笑了,“能不能背我回家,刚才我的脚扭伤了。”“很乐意为你效劳”,我很绅士地鞠了个躬。几经辛苦,我终于把她背到了她家。“小姐……你……该减……肥了。”我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什么!”她怒视着我,“这都是你平日里好吃懒做,不好好锻炼的结果,还敢说我!”“说不过你。”她露出了胜利的笑容。“做朋友吧?”“现在不是吗?”“是吗?那我走了。”她从我背上下来,蹒跚地进了屋。晚上我和冰碰了面,闪动的荧光屏上出现这样一行文字:

  风,你好!今天我好开心,因为我遇到了一个让我心动的人。他那温暖的大手紧紧地抓住了我,我融化了。夏天的暑气还未消退,秋风就送来了他的凉爽。初三,我们已经进入备战状态,每天忙忙碌碌,学校、家里两点一线,时间已不再属于我自己。虽说离中考还有很长一段时间,可作业已堆得跟小山似的。宇义愤填膺地说:“减负,减负,真是越减越少啊!”“懒人吗?当然了。”若冷冷地说。“什么!”“不是吗?”空气中满漫着浓浓的火药味,我急忙打圆场,“一人少一句,退一步海阔天空。”宇有些不高兴,“你小子,帮谁的。是她先拙拙逼人,欺人太甚!是兄弟的就替我好好教训一下她,让她也知道什么叫作狗眼看人低。”若摆出一副无辜的样子,说:“竟然有人把自已当成狗看待,我也就不计较了。对吧,萧?”一边是最好的朋友,另一边是朝夕相处的同桌,手心手被都是肉,哪边都得罪不起,于是我决定哪一边都不帮。没想到,宇恶狼狠地骂我,见色忘友,见益思迁,是个不择不扣的败类。若也从嘴里冷泠地丢出几个字——“胆小鬼”。

  那天暑假的事,若没有向我提起过,她坦然地看着书,但我总放不下。“那……那个……”我有些不好意思。“怎么了?”若放下了书。我收拾了一下心情,壮起胆儿说:“可不可以放学以后,咱俩私聊?”若理了一下书本,轻轻地点了点头。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我大步地跑着来到若面前。她脸上泛起红蕴,腼腆地笑了。“若,那天你问我……”“你就为这事啊,无聊!我可不奉陪。”若的红蕴更深了,她起步要离开。我非条件反射地抓住了她,“做朋友,行吗?我……我……我……好喜欢你!”连我自己也无法相信,我竟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喊得那么大声。若震住了,眼泪“吧哒吧哒”地往下掉,“太迟了,我父母已经决定,我读完这学期后,就去……上海学习。”我呆了,不知说什么好。“对不起,所以……所以……我们不可能的!”若挣脱了我的手,跑开了,留下我那颗悬在半空的心。

  那天,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踏进了网吧的大门,去找那块融化的冰。整整一夜我没有回家,把我的父母吓坏了。事后他们狠狠地教训了我,我竟像根木头似的站在那,全然失去了知觉,任凭他们如何打骂,也许只有那颗受伤的心没有变成木头。学习,我已完全没有心思,成绩也破天荒地跌入了谷底。我的变化,让老师、父母感到甚是奇怪,只有若知道为什么。

  终于等到了新年,等来了她离开的日子。初七那天,可恨的飞机将要把她带到另一个遥远的地方去。大年初一的早晨,一个电话惊醒了睡梦中的我。“喂,嗯,我马上就下来!”是若打来的,她约我出去走走。我勿勿忙忙地下了楼。到了底楼门口,只见她穿着漂亮的连衣裙,打着蓝色的雨伞,在雨中等着我。“若”,我支语了一声。“走吧”,她笑着说。我俩同走在一把伞下,说着悄悄话。她今天阳光极了,再也没了往日的寒冷。“若,你喜欢我吗?”我打破了空气中的寂静。她羞色地笑了,把头转了过去,“傻瓜……”“若,我会等你的,哪怕十年,二十年……一定会!”“不要太肯定了,时间是可以改变一切的。”“是吗?”我降低了声调。突然,若握住了我的手,她的手依然冰凉,“会的,不过……不过我一定会记得你,记得与你在一起的日日夜夜,一直一直!”我的泪下来了,一滴滚烫的泪珠落入了她的手中。我俩在雨中前行着,“嘻嘻沙沙”的雨声为我们伴着奏。……她走了,带着微笑离开了。在荧光屏上冰的头象闪烁着:风,不要伤心,我走了。其实你就是那个融化我的人,谢谢你。我很幸福,因为有你的存在。珍重珍重

原创作文每篇1元-4元

作文投稿投稿有何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