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没有作文库帐号?

作文库帐号直接登录
帐 号
密 码
 

我是星渺还是月缥(4)

发表时间:2010年05月31日   作者: 梦之家

  萤火之光

  早秋的薄暮,微光浮游。

  下班后,晴绿并不着急着离开,错过堵车的高峰时段后,才起身下楼。

  夜色如水,秋风渐起,空气中飘来的桂花香让人心旷神怡,晴绿来到约定好的餐厅,透过落地大玻璃与袅袅的雾气,看见里面的季节与顾清初。

  温馨的麦穗黄灯光打在他们四周,季节一件鹅黄的短外套衬的本就白皙的肤色益发水嫩,正笑意盈盈的从顾清初手上接过一个精美的礼物袋,顾清初着浅灰的V领毛衣,露出里面水洗白的衬衫,两人俨然如热恋中的情侣。

  晴绿为脑海中冒出的“情侣”两字愣了愣,玻璃内,人们低声浅语,笑意盈盈,玻璃外,行人步伐匆匆,面色疲倦。

  晴绿用手拉了拉腮边的弧度,努力展开一个笑颜,才慢慢走了进去,要微笑,这样他们才不会担心自己。

  来到季节身边坐下,晴绿笑着打趣:“小情侣出来约会,叫我这个灯泡做什么?”

  顾清初浅浅一笑,不以为然,季节却是小脸一红,目光盈盈。晴绿看在眼里,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自己是不是又耽误清初了。

  顾清初眸光微扫,皱了皱眉头:“都起风了,怎么还穿这么少?”

  晴绿似没听见,倒了杯水咕噜喝下,半晌才抬头:“你都这么大了,怎么还不找个老婆?”

  顾清初一噎,无言以对,低头吃菜。

  一旁的季节笑笑,从包里拿出一本书来:“晴绿,你就别和他搭腔了,喏,这个拿去,回去好好看看,很有好处的。”

  晴绿接了过来,看了看书名,《佛与众生的对话》莞尔道:“得了得了,我干脆出家算了,这一本一本下来,我可比释迦摩尼还要厉害了。”她潋了潋眸,眼底深处闪过一丝复杂情绪,有些不快:“再说,我都已经好了,不需要这些大道理。”

  季节忙放轻语气:“好了好了,不要看就算了,但你可得拿出实际行动来,别砸了我这个医生的招牌就行。”

  晴绿隐住笑,乖乖的点头:“好吧,你想要我怎样就怎样,一切听你这个大师太的。”

  季节白眼一翻:“算了算了,几日不见,你倒是长进不少,和公司哪个油嘴滑舌学来的。”

  顾清初也来打趣道:“听说我不在这段时间里,公司的白骨精都被新来的副总迷昏了头,你呢,有没有中招?”

  晴绿闻言,作出一脸的苦难状:“那个席川啊?我一看见便浑身不自在”,然后三言两语的,便把那个晚上的事情说了个大概。

  季节笑的直不起腰来:“原来现在流行在办公室搞……不过倒是有情趣,哈哈。”

  顾清初也是一笑,不过神情看去却是若有所思,带着淡淡的怅然与看不懂的情绪。

  不知觉,三人浅谈已久,准备离去,顾清初家就在晴绿的小公寓附近,便负责送她回去,季节么,早早就买了车,自是开车回家。这是三人小聚后一贯的做法,晴绿此时却感觉有些莫名的别扭与不对劲,季节虽然笑着告别,但神色隐隐有些伤神与苦涩。

  晴绿又叹了口气,似乎是自己隔在中间,错开了他们。与季节挥手作别后,顾清初将车朝公寓的方向开出一段距离,却又往十字路口的另一个方向驶去,他朝晴绿淡淡一笑:“好久没去看依江了,陪我去看看吧。”

  两人靠着江边大桥,夜凉如水。晴绿打了个冷颤,将卡其色风衣紧裹,顾清初已将脱下的外衣披上了她的肩,微微责备:“知道冷了吧,千万别再感冒,到时候又照顾你,我可真的折腾不起了。”

  晴绿想起去年夏天因为吹空调感冒,导致咳嗽不止,吃西药打盐水一个多月还是不见效,夜夜只闻咳嗽声,本来就睡不好,这么一闹,更是黑眼圈天天见了。

  后来还是顾清初四处咨询,抓来了中药和一些土方子,天天熬好哄她吃下去才治愈的,结果晴绿是好了,还胖了几斤,倒是顾清初,忙里忙外的,竟然?C了七斤多。

  要是往常,晴绿一定又会打趣说,你还得感激我给你免费减肥呢。可这次,始终感觉心里有一股别扭与不安在着,季节和他那温馨的场景一直萦绕在她脑海,季节红了的脸,伤感却无奈的神情,以及林小单揶揄的那句“你有你家的顾公子啊。”

  可是,自己与这个半路出来,一直照顾自己四年的男人,真的只是萍水相逢啊。

  记得有些时候,晴绿会问他:“你到底从哪里来的,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而他总是笑着回答:“因为我上辈子欠了你的钱,可这辈子还是没钱还,没办法,只好过来当苦力了。”

  晴绿深深吸气,风中带来江边特有的湿气与腥味,让她的鼻子有些发酸,抬头望着顾清初,这个男人,一直对自己这么好。

  那么池晴绿,你也不能阻挡他的幸福,是不是。

  “清初,你都这把年纪了,也好给我找位大嫂啦?”晴绿笑着,玩笑似的问着。

  “这把年纪?小丫头,我就比你大几岁啊?”顾清初眉目轻舒,却作出微恼的样子,倒也有些可爱。

  “嘿嘿,男人三十而立,你也快了啊,再说,好女人一旦错过就很难找了哦,我看季节就不错,人好又善良,而且看得出,她很喜欢你。”

  顾清初不语,只是抬头望着江面,忽明忽暗的脸庞看着不真切。他回过头,看着晴绿清亮的眸子,眼神闪过几丝复杂与苦涩:“你真这么认为?”

  晴绿怔然,良久,才低声道:“我不能让人都以为你和我在一起,也不能再耽误你了。”

  顾清初并未接话,却反问道:“那你呢,忘得了吗?”

  晴绿低下头,声线略略暗哑:“清初,你知道的,我不是忘不了,只是,没什么勇气再爱一个人了。”

  顾清初微微一笑,揉了揉她的头发:“傻瓜,不要紧的,在你爱上一个人之前,我会一直陪着你。”

  语气里的感情,任谁都会懂了吧。

  晴绿吸了吸鼻子,一阵温暖蔓延开来,这样宠溺的话语,能让人的心整个柔软下来,可是不行呢,清初。

  素昧平生的你,无意间闯入我的生活,带给我那么多的阳光与温暖,我已经很知足很知足了,爸爸说,贪心的人总有一天会失去一切。

  我已经因为过去贪心得到了一次刻骨铭心的教训,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而这次,我不能再贪心了,只要现在这样,便很好,不然,总有一天,你也会离我而去。

  晴绿隐下眼内即将湿润的雾气,转过身,对上了那双让人感觉温馨的双眸:“清初,我希望你能找一个人,相亲相爱的在一起。我,不想耽误了你,这样会让我觉得自己很罪过,我不想当单身公害。”也不想让你离开我。

  下一秒,晴绿却被顾清初抱进了怀里,清冽的味道,让人莫名的安心。

  “那么,你和我在一起好不好?”仿佛压抑了许久的感情,爆发出来却只是轻飘飘的雪花一般,吹在她的耳边,带着隐忍与不安。

  晴绿有些不知所措,温暖的怀抱让她有些恍惚,却还是推开了他,什么也没说,只是怔怔的看着他,相顾无言。许久才生涩吐出几个字:“对不起。”

  清初啊,难道你不知道,爱情才是最不可靠的吗?

  顾清初看着宽广的江面,黝黑的仿佛一个大兽的血盆大口,吞噬着世间男女的悲欢离合,忽而笑道:“被我骗了吧,开玩笑,我可不要和一个小丫头在一起。”

  这样的言语,晴绿知道自己应该配合的,用打闹的口吻说一句“又耍我啊”,但没有。

  这样的气氛所带来的心情,伪装不出什么情绪。

  什么时候,身边出现了他这么一个人,无微不至,嘘寒问暖。

  又是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开始习惯,依赖,习以为常,毫无顾忌的予取,以至于迟钝到忽略微妙的感情变质。

  可却也是唯一不能给予的东西,对于爱情,晴绿有着近乎刻薄的洁癖与本能的恐惧。那些血淋淋的过去所带来的伤口,还会在夜深人静时不时的隐隐作痛。

  所以,清初,你要知道,我这样的一个人,怎么能和你在一起。我对你的依赖,只是趋于本能的安全感与信赖,那样的情感,不是爱情,如果在一起,只会也给你带来伤痛。

  只有真的爱你,愿意和你执手一辈子的人,才配的上你。

  许久之后,她终于回神,笑了笑:“我的礼物呢?出差前说要给我惊喜的。”

  顾清初怔忪了片刻,江边的风吹乱了她的发,星星点点的萤火之光,那么美丽,却如同虚幻之光一般遥远,这样的她,只要能幸福,就可以了吧。

  他笑道:“哪能忘记,出来时候忘拿了,改天给你。”

  他的手插在裤子口袋里,握着一个精致的四方小盒,小盒里是纯金的同心结,正静静躺着,还没送出去呢,就已失去机会了。

  也罢,只要她高兴。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才是幸福,但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拥有

  早秋的薄暮,微光浮游。

  下班后,晴绿并不着急着离开,错过堵车的高峰时段后,才起身下楼。

  夜色如水,秋风渐起,空气中飘来的桂花香让人心旷神怡,晴绿来到约定好的餐厅,透过落地大玻璃与袅袅的雾气,看见里面的季节与顾清初。

  温馨的麦穗黄灯光打在他们四周,季节一件鹅黄的短外套衬的本就白皙的肤色益发水嫩,正笑意盈盈的从顾清初手上接过一个精美的礼物袋,顾清初着浅灰的V领毛衣,露出里面水洗白的衬衫,两人俨然如热恋中的情侣。

  晴绿为脑海中冒出的“情侣”两字愣了愣,玻璃内,人们低声浅语,笑意盈盈,玻璃外,行人步伐匆匆,面色疲倦。

  晴绿用手拉了拉腮边的弧度,努力展开一个笑颜,才慢慢走了进去,要微笑,这样他们才不会担心自己。

  来到季节身边坐下,晴绿笑着打趣:“小情侣出来约会,叫我这个灯泡做什么?”

  顾清初浅浅一笑,不以为然,季节却是小脸一红,目光盈盈。晴绿看在眼里,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自己是不是又耽误清初了。

  顾清初眸光微扫,皱了皱眉头:“都起风了,怎么还穿这么少?”

  晴绿似没听见,倒了杯水咕噜喝下,半晌才抬头:“你都这么大了,怎么还不找个老婆?”

  顾清初一噎,无言以对,低头吃菜。

  一旁的季节笑笑,从包里拿出一本书来:“晴绿,你就别和他搭腔了,喏,这个拿去,回去好好看看,很有好处的。”

  晴绿接了过来,看了看书名,《佛与众生的对话》莞尔道:“得了得了,我干脆出家算了,这一本一本下来,我可比释迦摩尼还要厉害了。”她潋了潋眸,眼底深处闪过一丝复杂情绪,有些不快:“再说,我都已经好了,不需要这些大道理。”

  季节忙放轻语气:“好了好了,不要看就算了,但你可得拿出实际行动来,别砸了我这个医生的招牌就行。”

  晴绿隐住笑,乖乖的点头:“好吧,你想要我怎样就怎样,一切听你这个大师太的。”

  季节白眼一翻:“算了算了,几日不见,你倒是长进不少,和公司哪个油嘴滑舌学来的。”

  顾清初也来打趣道:“听说我不在这段时间里,公司的白骨精都被新来的副总迷昏了头,你呢,有没有中招?”

  晴绿闻言,作出一脸的苦难状:“那个席川啊?我一看见便浑身不自在”,然后三言两语的,便把那个晚上的事情说了个大概。

  季节笑的直不起腰来:“原来现在流行在办公室搞……不过倒是有情趣,哈哈。”

  顾清初也是一笑,不过神情看去却是若有所思,带着淡淡的怅然与看不懂的情绪。

  不知觉,三人浅谈已久,准备离去,顾清初家就在晴绿的小公寓附近,便负责送她回去,季节么,早早就买了车,自是开车回家。这是三人小聚后一贯的做法,晴绿此时却感觉有些莫名的别扭与不对劲,季节虽然笑着告别,但神色隐隐有些伤神与苦涩。

  晴绿又叹了口气,似乎是自己隔在中间,错开了他们。与季节挥手作别后,顾清初将车朝公寓的方向开出一段距离,却又往十字路口的另一个方向驶去,他朝晴绿淡淡一笑:“好久没去看依江了,陪我去看看吧。”

  两人靠着江边大桥,夜凉如水。晴绿打了个冷颤,将卡其色风衣紧裹,顾清初已将脱下的外衣披上了她的肩,微微责备:“知道冷了吧,千万别再感冒,到时候又照顾你,我可真的折腾不起了。”

  晴绿想起去年夏天因为吹空调感冒,导致咳嗽不止,吃西药打盐水一个多月还是不见效,夜夜只闻咳嗽声,本来就睡不好,这么一闹,更是黑眼圈天天见了。

  后来还是顾清初四处咨询,抓来了中药和一些土方子,天天熬好哄她吃下去才治愈的,结果晴绿是好了,还胖了几斤,倒是顾清初,忙里忙外的,竟然?C了七斤多。

  要是往常,晴绿一定又会打趣说,你还得感激我给你免费减肥呢。可这次,始终感觉心里有一股别扭与不安在着,季节和他那温馨的场景一直萦绕在她脑海,季节红了的脸,伤感却无奈的神情,以及林小单揶揄的那句“你有你家的顾公子啊。”

  可是,自己与这个半路出来,一直照顾自己四年的男人,真的只是萍水相逢啊。

  记得有些时候,晴绿会问他:“你到底从哪里来的,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而他总是笑着回答:“因为我上辈子欠了你的钱,可这辈子还是没钱还,没办法,只好过来当苦力了。”

  晴绿深深吸气,风中带来江边特有的湿气与腥味,让她的鼻子有些发酸,抬头望着顾清初,这个男人,一直对自己这么好。

  那么池晴绿,你也不能阻挡他的幸福,是不是。

  “清初,你都这把年纪了,也好给我找位大嫂啦?”晴绿笑着,玩笑似的问着。

  “这把年纪?小丫头,我就比你大几岁啊?”顾清初眉目轻舒,却作出微恼的样子,倒也有些可爱。

  “嘿嘿,男人三十而立,你也快了啊,再说,好女人一旦错过就很难找了哦,我看季节就不错,人好又善良,而且看得出,她很喜欢你。”

  顾清初不语,只是抬头望着江面,忽明忽暗的脸庞看着不真切。他回过头,看着晴绿清亮的眸子,眼神闪过几丝复杂与苦涩:“你真这么认为?”

  晴绿怔然,良久,才低声道:“我不能让人都以为你和我在一起,也不能再耽误你了。”

  顾清初并未接话,却反问道:“那你呢,忘得了吗?”

  晴绿低下头,声线略略暗哑:“清初,你知道的,我不是忘不了,只是,没什么勇气再爱一个人了。”

  顾清初微微一笑,揉了揉她的头发:“傻瓜,不要紧的,在你爱上一个人之前,我会一直陪着你。”

  语气里的感情,任谁都会懂了吧。

  晴绿吸了吸鼻子,一阵温暖蔓延开来,这样宠溺的话语,能让人的心整个柔软下来,可是不行呢,清初。

  素昧平生的你,无意间闯入我的生活,带给我那么多的阳光与温暖,我已经很知足很知足了,爸爸说,贪心的人总有一天会失去一切。

  我已经因为过去贪心得到了一次刻骨铭心的教训,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而这次,我不能再贪心了,只要现在这样,便很好,不然,总有一天,你也会离我而去。

  晴绿隐下眼内即将湿润的雾气,转过身,对上了那双让人感觉温馨的双眸:“清初,我希望你能找一个人,相亲相爱的在一起。我,不想耽误了你,这样会让我觉得自己很罪过,我不想当单身公害。”也不想让你离开我。

  下一秒,晴绿却被顾清初抱进了怀里,清冽的味道,让人莫名的安心。

  “那么,你和我在一起好不好?”仿佛压抑了许久的感情,爆发出来却只是轻飘飘的雪花一般,吹在她的耳边,带着隐忍与不安。

  晴绿有些不知所措,温暖的怀抱让她有些恍惚,却还是推开了他,什么也没说,只是怔怔的看着他,相顾无言。许久才生涩吐出几个字:“对不起。”

  清初啊,难道你不知道,爱情才是最不可靠的吗?

  顾清初看着宽广的江面,黝黑的仿佛一个大兽的血盆大口,吞噬着世间男女的悲欢离合,忽而笑道:“被我骗了吧,开玩笑,我可不要和一个小丫头在一起。”

  这样的言语,晴绿知道自己应该配合的,用打闹的口吻说一句“又耍我啊”,但没有。

  这样的气氛所带来的心情,伪装不出什么情绪。

  什么时候,身边出现了他这么一个人,无微不至,嘘寒问暖。

  又是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开始习惯,依赖,习以为常,毫无顾忌的予取,以至于迟钝到忽略微妙的感情变质。

  可却也是唯一不能给予的东西,对于爱情,晴绿有着近乎刻薄的洁癖与本能的恐惧。那些血淋淋的过去所带来的伤口,还会在夜深人静时不时的隐隐作痛。

  所以,清初,你要知道,我这样的一个人,怎么能和你在一起。我对你的依赖,只是趋于本能的安全感与信赖,那样的情感,不是爱情,如果在一起,只会也给你带来伤痛。

  只有真的爱你,愿意和你执手一辈子的人,才配的上你。

  许久之后,她终于回神,笑了笑:“我的礼物呢?出差前说要给我惊喜的。”

  顾清初怔忪了片刻,江边的风吹乱了她的发,星星点点的萤火之光,那么美丽,却如同虚幻之光一般遥远,这样的她,只要能幸福,就可以了吧。

  他笑道:“哪能忘记,出来时候忘拿了,改天给你。”

  他的手插在裤子口袋里,握着一个精致的四方小盒,小盒里是纯金的同心结,正静静躺着,还没送出去呢,就已失去机会了。

  也罢,只要她高兴。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才是幸福,但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拥有

  这样平凡的快乐,那些看不见却真实存在着的荆棘与伤口,触碰不得,当某些东西已经凌驾于情感与爱之上时,只要希望的那个人平安生活就够了。

原创作文每篇1元-4元

作文投稿投稿有何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