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没有作文库帐号?

作文库帐号直接登录
帐 号
密 码
 

被风撩起的旋转木马【3】

发表时间:2010年05月31日   作者:通往坚强的日轨

  被风撩起的旋转木马の3

  雪花,一瓣一瓣地向下飘,不住地飘。

  落在离儿长长的睫毛上。

  雪城越来越冷了。

  地上偶然会有几只从这里借过的燕子冻死在地上,身上早已经冻僵了。

  毛茸茸地皮衣遮住了离儿小脸,只露出两只惬意的眼睛和一小片粉红的面颊。

  “逑,现在我们开始练武吧!”离儿的哈气顿时在空气中逸散。

  “不行,天气太冷了,会冻坏你的。”张逑把手伸出去钻到离儿的袖口里,握紧了她冰凉的小手。

  这种感觉,好温暖。

  “我不管,我就要练。”离儿嘟着小嘴向张逑撒娇。

  “好。”张逑笑着刮了下离儿的鼻子。

  不远处的佑泽狠狠咳嗽了一声。

  “不要理他。”张逑向佑泽的方向瞥了一眼,又别过头来说:“我们现在开始练习第一招:雪地白狐。”

  “哪里有这一招啊?”离儿已经被他搞晕了。

  “有啊,你不就是白狐吗?”张逑哈哈大笑,弯着腰向远处跑去。

  “好啊,你敢骂我是狐狸精。”离儿追了过去。

  突然,一个软绵绵的东西挡住了离儿的去路,而且还带有温度,抬头一看,原来是张昆。

  完了完了,离儿心里想着,一起跑到张逑的身后。

  “不要怕,没事的。”逑小声对离儿说。

  “可是,我怕。”离儿睁着大大的眼睛望着张逑,死死地抓住她的衣角。

  “老爷,太子来了”一个仆人小声对张昆说。

  张昆只好推到一边去,但我还是怔怔地看着他那双野狼似的恐怖的双眸,像是要把我吃掉一般。

  太子老远就向这边的张逑挥挥手。

  离儿跑去佑泽旁。牵起佑泽的手:“佑泽各个陪我玩。”

  佑泽半蹲下身抚摸着离儿的脸:“佑泽哥哥陪你玩。”

  “那个小姑娘是谁啊?”太子指着离儿远去的背影问。

  “她叫钟离儿。”张逑说,“她弹的琴可好听了,你要不要听听?”

  “好啊。”太子眯着眼睛满脸的笑意。

  张逑走过去,把离儿的手从佑泽的手掌钟抽出来,不分青红皂白地把离儿拉去另一边。

  “你放开我”离儿赖在原地寸步不移。

  “你放开她。”佑泽跑过去,把离儿掩在他的身后。

  “今天可是太子要听她弹琴,你让开。”

  佑泽只好让开,以免惊动太子。

  张逑拉着离儿向树下走去,一边走一边吼:“叫你不要和他在一起,听见了吗?”

  见离儿不说话,张逑停下来,更加恼怒:“你到底听到了没有。”

  离儿还是不说话,慢慢蹲到地上,手臂抱着双膝,把头埋在膝头上小声啜泣。

  太子走过去:“逑,你在干嘛?”然后走到离儿身边,拍拍离儿的头,离儿并没有抬起头,而是直接抱住了他,把她的眼睛堵得漆黑一片,也不流泪,也不出声,就只是这样安安静静地靠着,或许这样,她就有了安全感。

  “离儿。”许久,太子轻声唤她。

  “离儿。”

  她已经睡熟,还有未褪去的孩子气,太子抱起她,轻轻放到床上。

  “这是谁家的孩子?”太子蹑手蹑脚地问张逑。

  “我也不知道,我是在万春楼找到她的。”

  “那她不就是……”

  “不是,她是阿啸的干女儿。”

  “哦。”

  离儿在安静中悄悄地睡去了,当她醒来时已经是黄昏,天空还如原来一样,澄碧如洗,不过是雪下的小了点。

  “太子。”离儿迷迷糊糊地叫着。

  “我在这儿。”太子紧握着离儿冰凉的小手。

  “好冷。”离儿的嘴唇苍白,一直在颤抖。

  太子解开皮袄的扣子,把离儿抱起来,靠在他怀里。

  “这样还冷不冷?”

  离儿摇摇头。

  他们的距离如此靠近,近的能感觉道对方的体温,这就是相濡以沫吧。

  “太子,请自重。”一旁的张逑脸色难看,他不能让自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如此亲近。

  “当然,所以,我要立离儿为妃。”太子得以痒痒,像是在宣扬他的战利品。

  “这个,恐怕不行。”

  “哦?”

  “她是我的女人。”张逑低着头,硬着头皮说。

  离儿贴的太子更加紧凑。

  她的动作告诉太子,不是,她不是。

  张逑走过去把离儿抱下来,离儿身上只有一层厚布裹着,他只好像太子一样把离儿抱紧。

  太子一把把离儿揽了过来,张逑也不甘示弱,双方就这么僵持着。

  “我不是你们的玩偶。”离儿哭着嚷道。

  太子和张逑有气无力地松开了手。

  离儿滚落在床上,厚布滑落下去,他们清晰地看到了她的身体,她竟然这般白皙透明。

  “我会给她幸福。”太子给离儿盖上了被子,然后拨开她额上的乱发,轻轻地吻了下去。

  他闻到了她的体香。

原创作文每篇1元-4元

作文投稿投稿有何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