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没有作文库帐号?

作文库帐号直接登录
帐 号
密 码
 

魔女的宿命(11)【下】

发表时间:2010年05月31日   作者:东岗小学 春兰
  主持人又重新回到舞台上说:"等等!"音乐随之停了下来.主持人说:"这次舞会将会玩的神秘!我们的校花清竹同学决定每一个人都要带面罩!"大家说:"好啊~~不愧是校花!"主持人说:"大家来上台领取面罩!然后尽情的玩吧!"清竹拿的是金色的面罩,戴上犹如金色女神.月樱拿的是白色的而默泽拿的是深蓝色的.欧葛尔的三位也不逊色,浩野拿到的是棕色的,浩正拿的是黑色的而慕斯夜拿到的是浅蓝色的.主持人说:"希望大家有一个快乐的夜晚!"华尔兹动人的乐曲又响起来了.默泽对清竹说:"你还真会玩!"清竹微笑着说:"谢谢默泽哥哥的夸奖!"默泽又对月樱说:"祝你有一个快乐的晚上!"月樱笑笑的说:"谢谢!"在一旁的浩野看到这一景,有些吃味,浩正说:"干吗?去邀请'她'跳舞啊!"浩野玩味地说:"那你去邀请你的'她'跳啊!"哥俩笑了笑......   
   “浩野王子,浩野王子!”“清竹月樱!我们支持你~~~”“正,加油!”“深蓝公主,才是最耀眼的星!”…..呐喊声此起彼伏,主持人与工作人员仔细地评选着。浩野.慕斯夜和清竹.月樱都不当那么回事,但浩正就饶有兴致地观察着,默泽猜测着接下来舞会的发展。   
   终于,主持人重新站上了舞台,观众都乖乖闭上嘴巴张大耳朵。主持人激动地说:“今夜的晚会之星是————浩正同学和校花清竹!”同学们都鼓起掌来,目光都聚集在清竹和浩正身上。清竹惊得合不拢嘴,而浩正却是坦然的微笑着。再看看夜公主,她闭着深蓝色的眼,脸上是化不开的冰霜和沉静。浩野喝了一杯红酒,装作不在乎。“下面先请清竹同学上台来对谁说出你的要求吧!”主持人邀请道。“清竹,快去呀!”月樱推推清竹,眨巴着眼高兴地说。清竹深呼吸了一下,径直走上台去,接过了主持人手中的麦克风。除了夜,所有人,特别是浩野,都十分好奇清竹的要求到底是什么。  
  清竹清了清嗓子,用清脆的音说:“我想让所有的朋友都开开心心过每一天!”大家都笑了,浩野有些沮丧。突然,清竹的目光转向浩野,大声说出:“请你,不要再继续为难我,我不想陷入无休止的困境中!”说完,便把麦克风交还于主持人,走下了舞台。月樱,浩正,默泽,连慕斯夜都没有想到清竹会这么说。浩野的双手握成的拳头,看看低着头的清竹,心里暗暗地想:“对不起!我不会让你如愿!”   
  “请浩正同学上台来吧!”在一片掌声中,浩正风度翩翩地走上舞台,月樱的心跳有些不规律。浩正落落大方地说:“今天,我想要她,把别在发上的发卡送给我……”同学们开始猜测那个“她”会是谁。“她就是———月樱小姐!”浩正气宇轩昂地看着月樱宣布。什么??所有的眼球,都向着月樱,不!准确来说应该是月樱的头上的发卡。月樱的脸儿红得像天边晚霞。  
   清竹看了看月樱头上的发卡,很可爱,也很独特。是镶银的水晶制成,是两个可爱的字母:hy。虽然有些令人捉摸不透,可是发卡在霓虹彩灯的映照下,显得格外耀眼与美丽。月樱把发卡轻轻摘了下来,抚摩着它,想:“这个发卡,是从我记事以来就伴随着我来的,我也不知道它的来历,不过,浩正为什么要它呢?不管了,他是晚会之星,当然不能违背他的要求。这时,浩正已经走到她的身边,平和地看着她。月樱小心翼翼地把可爱的发卡递给浩正。浩正把发卡紧紧地握在手中,送给月樱一个魅力的笑。   
   默泽看着清竹疑惑的神情和月樱不知所以的眼神,想到了深处。hy,何意?默泽的目光转移到慕斯夜的身边,看到她托着好看的下巴,似乎是知道些什么的冰冷神色给了默泽一个冷颤。默泽走向慕斯夜,用不容反对的语气对她说:“舞会结束后后花园会!”语罢,便回到了清竹和月樱身边。慕斯夜仰头看着星光遍布的夜空,没有色彩,就像慕斯夜的心……   
   深夜12点,舞会才在一片喧哗声中结束了,同学们都陆续离开了校园。默泽对清竹和月樱说他还有些事,让她们先回去;慕斯夜说自己在学校忘了些东西,迟些再走。就这样,宁静幽深的校园里就只剩下默泽和慕斯夜两个人。晚风吹得树叶飒飒地响,花园里的花儿都沉睡过去,几乎没有任何事物打扰他们。   
慕斯夜高抬着骄傲的下巴,深蓝色的影子跟夜色格外吻合与协调。她没有任何温度地说:“说吧,有什么事要让我留下来。”默泽轻轻叹了一口气,望着眼前骄傲的公主,用似乎审讯嫌疑犯的语气问:“我问,那个发卡,跟延风浩正和月樱有什么关系?”慕斯夜看了看默泽,似乎没想到他会问这个,真是观察得细致。慕斯夜冷笑一下,轻蔑地说:“我为什么要把这事儿告诉你这个敌对呢?”默泽看看天空,桀骜地说:“连这制也要牵连到洛瓦伊酉牡跟欧葛尔么?你真是够敬业的!”慕斯夜的眼神闪过一丝闪电,可是默泽没有发觉到。良久以后,慕斯夜用冷俊的声音提出了条件:“给你一次机会好了。只要你说出一个我得不到的东西,我就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默泽公子。”默泽惊讶地看着她,夜公主,居然会给别人机会,真是令人意外啊。  
   默泽轻微皱起了眉头,这世界上,几乎根本没有慕斯夜她得不到的东西嘛,太悬了……看着默泽犯难的样子,慕斯夜冷冷地笑了,就知道他办不到的,还要继续逞强浪费精力么?默泽抬起头,刚好撞上夜公主如冰河般冷的笑,似乎,真的有一种东西是她没有得到的呢。那冰冷的笑,没有任何温度的表情,像蒙着大雾般的双眸,令人无法靠近,那相反的,是……   
  突然,默泽的嘴角钩起了胜利的微笑,他直视着她,说:“我知道了!”慕斯夜深蓝的眼里溢满了不信的嘲讽。默泽把手指向夜空,对慕斯夜一字一顿地说:“那个你得不到的东西就是———真情!”慕斯夜不自觉地退后了一步,但是她越退,默泽就向她逼近一步,默泽的形势已经从被动变成主动。默泽一边逼近慕斯夜,一边一针见血地直戳慕斯夜的痛处:“你黑色的心都充满的嫉恨,而身边银灰色的心没有任何光泽,无情无义的冰冷象征。你得到了一切物质性的事物,却永远得不到温暖如流水的真情!你在逃避,你在出卖自己真正的心,你只是一个没有真正灵魂的空壳!”慕斯夜一脸痛苦和无助,双手捂住稚嫩的双耳,朝默泽歇斯底里地大喊:“不要再说了!你说的都不是真的!不是!!….”“你在逃避现实,你根本不能得到真情,不能!”默泽也不甘示弱地大声反驳。  
   慕斯夜抬起头,望着眼前放大几倍的脸,不敢相信,他竟然可以轻而易举地找到她得不到的东西,把她的旧伤刺痛,真的很不舒服!慕斯夜的眼中顿时充满了恨的光,“够了!”她猛地把步步逼近的默泽王子推到好几米之外。默泽的脸上都是自信和桀骜。“你说的,都不会是真的……我们欧葛尔族虽然都没有什么温暖真情可言,可是诺雅尔的力量比爱的力量强太多。你们不会赢,不会!”说完,慕斯夜狠狠地瞪了默泽一眼,便毅然决然.夹带着一丝悲凉走出了后花园,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默泽目送她走了之后,看看被风吹得摇摇晃晃的树,再看着星光灿烂的天空,深蓝深蓝的。“慕斯夜公主,这一局,是我赢了!”他淡淡开口,语气清爽且带着失落。这个晚上,这个痛苦的深夜,很漫长,很漫长……   
  慕斯夜像重新获得自由似地,以最快的速度“逃”回家。她坐在宝石蓝的床边,回忆着刚才默泽所说的话::“你黑色的心都充满的嫉恨,而身边银灰色的心没有任何光泽,无情无义的冰冷象征。你得到了一切物质性的事物,却永远得不到温暖如流水的真情!你在逃避,你在出卖自己真正的心,你只是一个没有真正灵魂的空壳!”那个你得不到的东西就是———真情!”默泽说的话像录音机一样,不停地在她的耳边回响。“够了!”慕斯夜捂着耳朵大叫起来。“难道,我真地像默泽所说的那样,永远都无法得到真情?”第二天,慕斯夜一边想着昨天晚上的事,一边走在上学的路上。  
  她坐在宝石蓝的床边,回忆着刚才默泽所说的尖锐的话:“......你得到了一切物质性的事物,却永远得不到温暖如流水的真情!你在逃避,你在出卖自己真正的心,你只是一个没有真正灵魂的空壳!......”默泽说的话像回声机一样,不停地在她的耳边回响。“不要!”慕斯夜捂着耳朵声嘶力竭地大叫起来。“难道,我真的像默泽所说的那样,永远都无法得到真情么?” 慕斯夜平静地想着。突然,一股彻骨的寒意从慕斯夜的心脏一直流满全身,使她打了个痛苦的寒颤。慕斯夜清醒了,她仍旧是那位高傲得像黑天鹅的欧葛尔公主,不是一个弱女子。~   
   她走到房间角落中的椭圆形修长的水银镜子前,凝视着镜子中的自己。深蓝色的发,深蓝色的绸衣,深蓝色的眼,都似乎虚伪。没有任何温度的表情,她低着头闭上眼,淡淡地自言自语:“以前的那个慕斯夜,不会再存在了......” 



原创作文每篇1元-4元

作文投稿投稿有何好处?

作文库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