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没有作文库帐号?

作文库帐号直接登录
帐 号
密 码
 

过期的巧克力未过期的爱情

发表时间:2010年05月31日   作者:广东省鹤山市沙坪
 “他真的好帅,不但篮球打得好,还很会弹吉他。”苏瑶两手合十,一个无限神往的表情。“就是不知道他喜不喜欢我,哎。”  
 “你不是说恋爱了么?怎么他敢对你虚情假意?”饼干太干涩,我丢掉杂志去饮水机那找杯子。  
 “是啊,我的确喜欢上他了啊。”苏瑶把眼睛睁得大大的,努力使自己看上去天真无邪。  
 “单相思能算恋爱么?”我差点呛到,苏瑶的花痴症是一发不可收拾的。苏瑶见我没有做出支持她的反应,于是继续自我安慰地说什么人家看她的眼神很暧昧对她特温柔云云。  
  这下是真的呛到了。我拿枕头砸向那朵花痴,只是我知道自己做什么都无法阻碍它的成长。  
 午饭过后,林央准时出现在我眼前。这已是不知道第几次了,这个家伙别的一无是处最擅长的就是没事找事。比如会在午饭后提出一起参观WC,晚自习前说一起研究教学楼哪边的楼梯使用度高或者哪个垃圾桶生意好。  
 “我哪儿都不想去哦。”还没等他开口我就先下手为强了。我并不是不知道他的意思,只是他真的太有创意了。  
 “你知不知道今天几号了?”林央坐在我旁边玩着手机,无意中瞥了一眼,10个未接电话。  
 “要放假了么?”我对于日历早就没了概念,记忆中只有假期。对我来说不放假的日子没什么是好留意的。  
 “2月10号了,你好好努力吧。”  
 “什么意思?”我边啃着面包边歪着头看他。  
 “你要在三天之内找到一个送巧克力的对象。我知道这是很那那的,但也别灰心。实在不行,我就勉强收下……”林央在那滔滔不绝地说着,当他感觉到有一种强烈的危机时,已经晚了。  
   
 苏瑶在床上躺着休息,我一进门就丢掉书包大叫了几声。往常苏瑶都会提出抗议说哪座山上的猩猩跑下来了。我凑到她枕边才发现她躲在被子里不知道在兴奋些什么。  
 桌子上多了一束玫瑰,卡片里的落款摆着那个男生的名字。这才反应过来已经是14号了。早上出去晨跑的时候还没有的。我一边搜寻钱包准备去超市一边嘀咕着那家伙还来得真早。  
 超市的特色商品由年货变成了巧克力,不过那个价格的确挺有特色的。提着打包小包的食物回到寝室楼下时,远远的就看到苏瑶和一个男生站着说话,苏瑶笑得花枝招展地,不断地拂着飘散的青丝。其实远看苏瑶也可以是很淑女的,虽然必须是在某些前提下。说是爱情会让人变得幸福,而幸福的人会很漂亮。苏瑶最近是很漂亮。  
 “又是牛肉面的?”刚吃完饭苏瑶就开始搜查我买的东西了。  
 “不满意在食堂就多吃点,将就吧。”  
 “喂,情人节都要结束了,你的巧克力还没送出去呢?”苏瑶从袋子最下面翻出那盒全超市性价比最高的巧克力在床的那头想我示意。  
 “谁说是送男生的。本来想犒劳你的,不过看你小子过得这么滋润,就回收了。”我朝苏瑶努努嘴,想起在柜台看到巧克力就顺手买了一盒。苏瑶很不客气地撕开包装,开始大吃特吃。我过去拿了两颗放在上衣口袋里。  
 “他说喜欢我。”苏瑶含着那巧克力嘴里嘀嘀咕咕的有些口齿不清,我耐心地听她讲着他们的事直到电话响起。  
 林央在楼下和宿舍管理员大妈吵得不亦乐乎。其实从大清早开始,那个大妈就持续性地在跟想上楼的男生吵架,轮到林央已经不知道是第几十个了,只是威力大减后的大妈仍旧把林央骂得灰头土面的。看到林央那副惨样,我心情忽然变得很好。  
 “你幸灾乐祸的家伙。”林央一路上不停地数落我。  
 “活该。”我得意地朝他*笑。林恩忽然拉起我的手朝小操场跑去。我很惊讶地想甩开他问他干什么却什么也没说。  
 小操场在宿舍后面,通常是什么活动都有的,比如篮球,羽毛球和打架。而今天操场中间坐着一个抱着吉他的男生,周围围着很多很多人,包括我和林央。在那些尖叫声里我认出那个就是天天到我们年级闲晃的高二小男生。就是桌上那束玫瑰的所属人。  
 “来看这个干嘛,别说你要学啊。”我狠狠地瞪了林央几眼,心里想着苏瑶那个傻瓜。我总觉得她会伤得很惨很惨,因为她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  
 “怎么他不是为你表演的么?我看塌实朝着你们窗户的。”林央说的时候很严肃也很诧异,让我觉得很别扭。  
 “是苏大花痴的。”我朝他吐吐舌头,转身向后走去。  
 “喂,你没什么东西要给我吗?”沉默了一会儿,林央又嬉皮笑脸起来。  
 “什么什么东西?”  
 “那你还不错嘛。居然有人肯收你的巧克力了。”林央笑着拍拍我的肩。  
 “你说什么?”我握紧拳头说得咬牙切齿的。  
 “那人是谁啊?这么不开眼的。”林央还是不知死活地继续纠缠这种问题,结果自然是被我狠K一顿。  
 回到寝室已经有些晚了,我从窗口向外看了看,操场上的人都走光了。苏瑶在床上继续喋喋不休地说着她和那个小男生的事。我还是很安静地听着,看着桌上那束开得还好的玫瑰。花瓣的边缘已经有了枯萎了的痕迹,我知道它会一点点地蔓延开来,直到花谢。忽然觉得用玫瑰来象征爱情太不恰当了,这种切花总是谢得很快的。  
 
 班主任在讲台上语重心长地告诉我们离高考没几个月了,大家要更加抓紧了。这种完全就是废话,正在我觉得奇怪的时候苏瑶很为难地说下周运动会了她想去看那小男生。  
 “你说那种奶油小生到底哪点好了?”中饭的时候我问林央。  
 “你看那边。”林央没有回答我,只是笑着指着食堂门口。那家伙正好就在那里,旁边还围着好几个初中部的女生,有说有笑的。场面之宏伟,不知道苏瑶知不知道这些事情。  
 “看来苏瑶是被耍了。”沉默了好一会,林央忽然冒一句出来。我立马站起来抓住他的领口凶神恶煞的问他什么意思。  
 “听说那家伙在高二就有个女朋友,而且在初中部还勾搭了还几个。听说他交过的女朋友有一个加强连,而换人的频率比老班换辅导书还快……”云云。林央说了很多,我没有怎么记得。只是由来依稀记得他说你回去好好劝劝她吧,我看你挺在意的。  
 我也以为我会语重心长地告诉苏瑶这一切,但一看到苏瑶那满脸的幸福话就无数次地咽了回去,反正我们留在这里的时日也不多了,由它去吧。林央很奇怪地问我为什么没有说,我就恶狠狠地警告他不准在苏瑶面前提一个字。  
 “那你不怕那小子伤害她?”  
 “他敢!”我握紧拳头,“我第一个不放过他。”  
   
 我看着桌上的玫瑰一天天慢慢凋谢,然后被丢在垃圾箱里一点点枯萎。苏瑶脸上的幸福快乐也一点点地消失,我总觉得有种力量在把她从我身边一丝一丝地抽离,但自己却什么都做不了。我以为高三年级地处全校最高,那么那些闲言碎语也没有那么快传上来,但流言永远比我们想象得快。  
 就在二诊前几天,苏瑶真的出事了。先是那家伙对她承认了流言是真的,接着那小子的女朋友拉着他一起来找苏瑶。具体发生了什么我并不知道,只是从那以后苏瑶几乎不说话了,她隐忍着一切,坚强得让人心碎。然后,我想到林央,那天他也在场。  
 “到底发生了什么?”  
 “考完再说好吗?”  
 “为什么?”林央很毅然地看着我没有回答,我知道这样的表情意味着他什么也不会告诉我。那个下午,我狠狠地瞪了林央10分钟,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直到高考那天都没再理过他。  
 而苏瑶也直到最后聚会那天都没和我说过一句话。我忽然很气愤想出下去揍那小子一顿。他就那么轻易地把我最好的朋友从我身边抽离了。最后面对快要抓狂的我,苏瑶终于淡淡地笑了,她紧紧地抱住我抽泣得厉害。  
 “谢谢。”我隐约听到苏瑶这样念着。直到离开的时候,苏瑶都保持着那样的微笑,我知道那时她留给我最后的安慰。林央的手一直按着我,苏瑶走后我轻轻地移开身体,收拾好了留言册微笑着对他说再见。  
 “我有话对你说。”林央没有等我回答便拉着我来到宿舍外的操场。我看着他的背影忽然又想起情人节的那个晚上。  
 “那天他们来为难苏瑶,她哭了很久。那小子很绝情,苏瑶当时就傻了,于是我冲上去就揍了他一顿……”我以为他会说什么,结果他很老实地交代了当初死活不肯说的事。  
 “我不告诉你是因为我怕你还会逃避我。怕你因为苏瑶的事就完全也否定我了。”林央见我没有说话,很紧张地握着我的手。  
 “那你现在说什么?”  
 “我怕我不说,就再也没有机会了。”林央很严肃地顿了顿,“我喜欢你,我是真心的等了你这么久。”我看着眼前这个紧张得一丝不苟的小傻瓜有种想哭的感觉。有关林央的所有记忆一下子全部都蹦了出来。这个跟着我三年的林央。  
 “有条件。”我忽然想到点什么,笑得很*诈。  
 “你说。”  
 “我这里有洗过N次2月14日买的过期巧克力两个……”我缓缓地从包里拿出那个在衣袋里放了4个月的巧克力,*笑着看着林央。当他毫不由于地抓过几口吃掉的时候,我开始泪眼婆娑。林央受宠若惊地抱住我。那个下午终于变得阳光明媚。  
 我忽然想起苏瑶那束凋零的玫瑰,那两块过期的巧克力和那个未过期的林央。我终于知道苏瑶一直坚持的微笑代表什么了。  
 
 
 



原创作文每篇0.5元-2.0元

作文投稿投稿有何好处?

作文库推荐